地下城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网文资讯 » 正文

我晚上要吃你的兔兔 紧致娇嫩含不住h

2021-02-22 09:31:31 | 人围观 | 评论:

虽说外面的敲门声依旧,但老张根本管不了这么多了,他可是再给自己女儿的同学破,雏,谁还管外面的事啊!

他舒服的根本用言语难以形容,他今年可都四十多了,还是个瞎子,竟然还能睡这种小姑娘。

老张这辈子都没有想过自己可以睡这种极品女孩。

他疯狂运动着,狠狠抱着林莹莹身子,看着她因为被自己睡而略带痛苦却很舒服的表情,以及她那硕大胸部晃动的模样。

老张满满的征服感,感觉这辈子都活值了。

一阵狂风暴雨过后,老张和林莹莹这才完事。

林莹莹这会儿直接就称呼老张为老公了。

老张心里觉得更加兴奋,这不就是说明林莹莹愿意给他谈恋爱了吗?虽然他依旧觉得不可思议,但能和林莹莹谈,那这丫头,不就是属于自己了吗?

他怎能不答应?

哪怕他俩年纪差距那么大,他又是个“瞎子”,叫他老公,他自己都觉得别扭,他还是欣然接受了。

两个人调情了一会儿,就准备再睡一次,反正萍萍要回来还早着呢!

“咚咚咚....”不过就在两人准备继续要做的时候,外面又响起来敲门的声音,声音特别的急。

老张不想去,但林莹莹却感觉出来这可能是有事了。

于是,就给老张说:“伯伯,会不会真的有急事啊?你还是出去看看吧?”

老张闻言,还是不想去,但看着林莹莹坚持他就穿上衣服去开门了。

只见敲门的人是按摩店里跑腿的老刘。

老张心里怒火一下就爆发了,可刚要发火,老刘的话,却老张愣住了,他无比焦急的说:“老张,你他妈的干嘛呢?你老家出事拉!”

“出什么事了?”老张大惊。

“你弟弟啊,刚才你老娘到你家里敲门你没应,就到店里来找你了,可你还不在,你干嘛呢啊!”老刘指责道。

“我弟弟出事?”老张惊恐万分,自己真是个畜生啊,刚才敲门的可是自己的老娘啊!

“是啊,你快点和你老娘一起回家吧,她哭的可不轻!”老刘焦急的说。

老张闻言,心里也火急火燎了起来,他弟弟张小天,比自己足足小十五岁。

自己其实不是老娘亲生的,小天才是家里真正的希望。

他要是出事,那天可就塌了。

老娘还在店里等着,他不敢怠慢,赶忙的回到家里给林莹莹说明了情况。

“老公,你去处理事情吧,我在家里等你,我会照顾好萍萍的,毕竟我现在可是她的阿姨了。”林莹莹一脸懂事的说道。

这话老张听到心里别提有多欢喜,林莹莹是真的想成为他的女人啊!

他这一回老家可能几天都不能回来,林莹莹刚给了自己第一次,绝不能亏待了自己的女人,就赶忙拿出来两千块钱给她,让这几天带着萍萍吃好点。

得到老张的关爱,林莹莹特别的高兴,对着老张又是亲,又是抱。

和自己的小媳妇告别以后,老张就赶紧地和老刘去了店里。

只见自己的老娘已经以泪洗面了,问她咋啦?她也说不出来话,只是说:“大天,你兄弟出事了,出事了。”

老张感觉这不是办法,就给了老刘两百块钱,让他开车带着他们回老家。

当老张和老娘陈惠芳来到老家时,看到眼前的场景,老张惊呆了。

当他们走到门外的时候就看到了躺在担架上的张小天,张小天浑身黑不溜秋的,饶是如此还是能看到他身上布满了血迹,尤其是裤裆那儿简直染红了一大片。

一旁的弟妹刘淑媚一直在旁边痛哭。

老张这个弟妹非常的漂亮,今年才22岁,是城里嫁过来的,老张恢复之前,见过几次,心里非常羡慕弟弟能娶到这样的美人儿。

不过老张也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!

他现在不是瞎子,自然能看到弟弟张小天的伤势以及他眼中的绝望,他拄着盲杖摸索到陈惠芳身旁问道:“妈,小天到底怎么了,是不是发生啥事了?”

张小天可是家里的顶梁柱,要是没了张小天的话日子还不知道怎么过呢。

“小天工地里发生了矿难,小天也是被人从矿洞里抬出来的,那些人说小天能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了,而且……”陈惠芳说不成话了。

“而且怎么了?”老张问道。

陈惠芳继续哭喊道:“小天那方面的能力没有了,就连镇上卫生所都说没救了,即使送到城里也是白白浪费钱而已。”

“我的小天啊,你的命怎么这么苦?”

 

看着呼天抢地的陈惠芳,老张心中咯噔一跳。

这时刘淑媚也跟着大声哭了出来。

至于张小天则早已将置身于度外,双眼无神地看向天空,仿佛受伤的不是自己。

老张看了眼张小天身上伤势就知道这不是矿难,哪有矿难正好砸中那玩意的,而且他身上的伤势似乎都是被人有针对性的打击,老张很快明白过来张小天可能是被人欺负了。他握紧了拳头。

他瞎了以后,就没有管过这个家了,一直都是弟弟撑起了这个家庭,如今还落下了终生难以痊愈的伤势,他很愤怒。

老张攥紧拳头,心道:“弟弟,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!”

“妈,媚媚,咱别在门口哭闹了,先把小天抬回家里躺着吧,这样也不是个事!”老张说道。

两人这才反应过来,张小天身体上本来就遭遇到了重大伤势,现在还要经受这些村民们指指点点,是个人都遭受不来这种罪,三人将张小天抬进屋里之后立马反锁上了门。

经过整理的张小天似乎精神了些,老张趁两人都不在屋里头的时候他摸索到张小天的房间,沉声问道:“兄弟,是不是有人故意在矿洞下面欺负你?你告诉哥,我改天帮你出这口气!”

他就这么个弟弟,老张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。

刘淑媚和陈惠芳看不出来,不代表他看不出来,张小天裤裆里的那玩意就是被人故意打碎的!

张小天心中感动不已,眼眶里也噙满了泪水,只有大哥知道自己在矿洞下面的遭遇,即使现在回想起来他还是会颤抖不已,可是即使告诉了大哥,他真的能为自己报仇吗?

不见得!

老张现在就是个两眼抹黑的瞎子,能为他做什么?

“大哥,你想多了,要不是矿洞里那些工友的话,我还回不来呢。”张小天假装笑道。

秦宇撇了撇嘴,有些不满,近距离贴近妹子,摸咪看奶的机会给整没了能乐意吗?回头一想:只要沈丽红搁这儿待,老子就能把她给日了,怕个球!跑得了和尚还能跑得了庙。转身出门下河去了。

抓鱼对秦宇来说就跟玩儿似得,裤衩一脱,往水里一钻,牛蛙啥得那是手到擒来,只要河底王八路过,就没跑掉的!

“瘪犊子玩意儿,昂着脑袋看啥?球玩意儿,就知道日女人,往那黑漆漆的洞里钻.....”穿裤衩的时候,见那玩意儿硬了起来,秦宇扇了一大嘴巴。这才嘟嘟囔囔的拎着两条鱼,一只牛蛙往回走。

路过陈天明苞谷地的时候,秦宇想了想,午前搬了几根棒子,来人了估计不够吃,琢磨着再溜进去摸两根棒子。

老实说,陈天明老东西人不咋的,玉米棒子种的好啊,一棒赛过一棒,有些跟自己裤裆那玩意儿差不多长短了都。

“唰唰唰.......”突然,一阵哗哗的水声响起,秦宇竖起耳朵听了听,靠了过去。

旁边是一片一亩大小的水田,苞谷地边上,一坨白花花的大屁.股墩子正对着秦宇,正中一条黑漆漆的小缝哗哗的喷出一股黄澄澄的液体,冲的泥土飞溅。

“陈天明那老杂毛的玉米地成了公共厕所,谁都骑上面尿一泡。嗯,那不是吴贵花吗?”秦宇识得来人。

吴贵花不是陈天明儿媳妇儿么?陈二狗的老婆,村支书儿媳妇儿模样能差的了吗?吴贵花在村里那是数一数二的美人儿,也就只有赵梅跟小芳能比得上了,这婆娘不仅脸蛋儿生得好,胸大,而且身材高大。听刚才尿尿的那响亮声儿,就知道是个能人。

实际上,吴贵花这婆娘还真挺厉害。嫁到老陈家,把陈二狗收拾的服服帖帖的,种了几亩水田不说,家里还养了两三百只鸡鸭,一年忙到头,五六万是跑不了,在农村,这可是大笔买卖呢。

“贼贼贼,这婆娘长的真俊,嫁给陈二狗,白给猪拱了。”秦宇蹲在后面,一手摁着裤裆,欣赏着吴贵花背影。

标签:

相关内容推荐:

我晚上要吃你的兔兔 紧致娇嫩含不住h--地下城
[!--temp.header--]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网文资讯 » 正文

我晚上要吃你的兔兔 紧致娇嫩含不住h

2021-02-22 09:31:31 | 人围观 | 评论:

虽说外面的敲门声依旧,但老张根本管不了这么多了,他可是再给自己女儿的同学破,雏,谁还管外面的事啊!

他舒服的根本用言语难以形容,他今年可都四十多了,还是个瞎子,竟然还能睡这种小姑娘。

老张这辈子都没有想过自己可以睡这种极品女孩。

他疯狂运动着,狠狠抱着林莹莹身子,看着她因为被自己睡而略带痛苦却很舒服的表情,以及她那硕大胸部晃动的模样。

老张满满的征服感,感觉这辈子都活值了。

一阵狂风暴雨过后,老张和林莹莹这才完事。

林莹莹这会儿直接就称呼老张为老公了。

老张心里觉得更加兴奋,这不就是说明林莹莹愿意给他谈恋爱了吗?虽然他依旧觉得不可思议,但能和林莹莹谈,那这丫头,不就是属于自己了吗?

他怎能不答应?

哪怕他俩年纪差距那么大,他又是个“瞎子”,叫他老公,他自己都觉得别扭,他还是欣然接受了。

两个人调情了一会儿,就准备再睡一次,反正萍萍要回来还早着呢!

“咚咚咚....”不过就在两人准备继续要做的时候,外面又响起来敲门的声音,声音特别的急。

老张不想去,但林莹莹却感觉出来这可能是有事了。

于是,就给老张说:“伯伯,会不会真的有急事啊?你还是出去看看吧?”

老张闻言,还是不想去,但看着林莹莹坚持他就穿上衣服去开门了。

只见敲门的人是按摩店里跑腿的老刘。

老张心里怒火一下就爆发了,可刚要发火,老刘的话,却老张愣住了,他无比焦急的说:“老张,你他妈的干嘛呢?你老家出事拉!”

“出什么事了?”老张大惊。

“你弟弟啊,刚才你老娘到你家里敲门你没应,就到店里来找你了,可你还不在,你干嘛呢啊!”老刘指责道。

“我弟弟出事?”老张惊恐万分,自己真是个畜生啊,刚才敲门的可是自己的老娘啊!

“是啊,你快点和你老娘一起回家吧,她哭的可不轻!”老刘焦急的说。

老张闻言,心里也火急火燎了起来,他弟弟张小天,比自己足足小十五岁。

自己其实不是老娘亲生的,小天才是家里真正的希望。

他要是出事,那天可就塌了。

老娘还在店里等着,他不敢怠慢,赶忙的回到家里给林莹莹说明了情况。

“老公,你去处理事情吧,我在家里等你,我会照顾好萍萍的,毕竟我现在可是她的阿姨了。”林莹莹一脸懂事的说道。

这话老张听到心里别提有多欢喜,林莹莹是真的想成为他的女人啊!

他这一回老家可能几天都不能回来,林莹莹刚给了自己第一次,绝不能亏待了自己的女人,就赶忙拿出来两千块钱给她,让这几天带着萍萍吃好点。

得到老张的关爱,林莹莹特别的高兴,对着老张又是亲,又是抱。

和自己的小媳妇告别以后,老张就赶紧地和老刘去了店里。

只见自己的老娘已经以泪洗面了,问她咋啦?她也说不出来话,只是说:“大天,你兄弟出事了,出事了。”

老张感觉这不是办法,就给了老刘两百块钱,让他开车带着他们回老家。

当老张和老娘陈惠芳来到老家时,看到眼前的场景,老张惊呆了。

当他们走到门外的时候就看到了躺在担架上的张小天,张小天浑身黑不溜秋的,饶是如此还是能看到他身上布满了血迹,尤其是裤裆那儿简直染红了一大片。

一旁的弟妹刘淑媚一直在旁边痛哭。

老张这个弟妹非常的漂亮,今年才22岁,是城里嫁过来的,老张恢复之前,见过几次,心里非常羡慕弟弟能娶到这样的美人儿。

不过老张也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!

他现在不是瞎子,自然能看到弟弟张小天的伤势以及他眼中的绝望,他拄着盲杖摸索到陈惠芳身旁问道:“妈,小天到底怎么了,是不是发生啥事了?”

张小天可是家里的顶梁柱,要是没了张小天的话日子还不知道怎么过呢。

“小天工地里发生了矿难,小天也是被人从矿洞里抬出来的,那些人说小天能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了,而且……”陈惠芳说不成话了。

“而且怎么了?”老张问道。

陈惠芳继续哭喊道:“小天那方面的能力没有了,就连镇上卫生所都说没救了,即使送到城里也是白白浪费钱而已。”

“我的小天啊,你的命怎么这么苦?”

 

看着呼天抢地的陈惠芳,老张心中咯噔一跳。

这时刘淑媚也跟着大声哭了出来。

至于张小天则早已将置身于度外,双眼无神地看向天空,仿佛受伤的不是自己。

老张看了眼张小天身上伤势就知道这不是矿难,哪有矿难正好砸中那玩意的,而且他身上的伤势似乎都是被人有针对性的打击,老张很快明白过来张小天可能是被人欺负了。他握紧了拳头。

他瞎了以后,就没有管过这个家了,一直都是弟弟撑起了这个家庭,如今还落下了终生难以痊愈的伤势,他很愤怒。

老张攥紧拳头,心道:“弟弟,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!”

“妈,媚媚,咱别在门口哭闹了,先把小天抬回家里躺着吧,这样也不是个事!”老张说道。

两人这才反应过来,张小天身体上本来就遭遇到了重大伤势,现在还要经受这些村民们指指点点,是个人都遭受不来这种罪,三人将张小天抬进屋里之后立马反锁上了门。

经过整理的张小天似乎精神了些,老张趁两人都不在屋里头的时候他摸索到张小天的房间,沉声问道:“兄弟,是不是有人故意在矿洞下面欺负你?你告诉哥,我改天帮你出这口气!”

他就这么个弟弟,老张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。

刘淑媚和陈惠芳看不出来,不代表他看不出来,张小天裤裆里的那玩意就是被人故意打碎的!

张小天心中感动不已,眼眶里也噙满了泪水,只有大哥知道自己在矿洞下面的遭遇,即使现在回想起来他还是会颤抖不已,可是即使告诉了大哥,他真的能为自己报仇吗?

不见得!

老张现在就是个两眼抹黑的瞎子,能为他做什么?

“大哥,你想多了,要不是矿洞里那些工友的话,我还回不来呢。”张小天假装笑道。

秦宇撇了撇嘴,有些不满,近距离贴近妹子,摸咪看奶的机会给整没了能乐意吗?回头一想:只要沈丽红搁这儿待,老子就能把她给日了,怕个球!跑得了和尚还能跑得了庙。转身出门下河去了。

抓鱼对秦宇来说就跟玩儿似得,裤衩一脱,往水里一钻,牛蛙啥得那是手到擒来,只要河底王八路过,就没跑掉的!

“瘪犊子玩意儿,昂着脑袋看啥?球玩意儿,就知道日女人,往那黑漆漆的洞里钻.....”穿裤衩的时候,见那玩意儿硬了起来,秦宇扇了一大嘴巴。这才嘟嘟囔囔的拎着两条鱼,一只牛蛙往回走。

路过陈天明苞谷地的时候,秦宇想了想,午前搬了几根棒子,来人了估计不够吃,琢磨着再溜进去摸两根棒子。

老实说,陈天明老东西人不咋的,玉米棒子种的好啊,一棒赛过一棒,有些跟自己裤裆那玩意儿差不多长短了都。

“唰唰唰.......”突然,一阵哗哗的水声响起,秦宇竖起耳朵听了听,靠了过去。

旁边是一片一亩大小的水田,苞谷地边上,一坨白花花的大屁.股墩子正对着秦宇,正中一条黑漆漆的小缝哗哗的喷出一股黄澄澄的液体,冲的泥土飞溅。

“陈天明那老杂毛的玉米地成了公共厕所,谁都骑上面尿一泡。嗯,那不是吴贵花吗?”秦宇识得来人。

吴贵花不是陈天明儿媳妇儿么?陈二狗的老婆,村支书儿媳妇儿模样能差的了吗?吴贵花在村里那是数一数二的美人儿,也就只有赵梅跟小芳能比得上了,这婆娘不仅脸蛋儿生得好,胸大,而且身材高大。听刚才尿尿的那响亮声儿,就知道是个能人。

实际上,吴贵花这婆娘还真挺厉害。嫁到老陈家,把陈二狗收拾的服服帖帖的,种了几亩水田不说,家里还养了两三百只鸡鸭,一年忙到头,五六万是跑不了,在农村,这可是大笔买卖呢。

“贼贼贼,这婆娘长的真俊,嫁给陈二狗,白给猪拱了。”秦宇蹲在后面,一手摁着裤裆,欣赏着吴贵花背影。

标签:

相关内容推荐:

[!--temp.footer--]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