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下城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网文资讯 » 正文

奶头被吸得又粗又黑 捏住她那未发育完小奶头

2021-09-09 10:20:08 | 人围观 | 评论:

  中途将宋玉珍叫了过来,和香江的各路影帝认识一下,这小妞学习汉语有两年了,放慢速度居然可以正常进行口语交流,也是奇了怪了。想想当初,他可是学了十几年,最后还是哑巴英语。

    后来聊了什么闲话,他也不记得了,两人重温旧梦,有了一个非常美好的夜晚。

    李秀满到香江找他,是为了公司后续的发展与合作,寰亚入股傻帽,带来的好处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多,傻帽公司现在推出的偶像也就一个宝儿比较出名,其他偶像组合也就那样,和寰亚推出的F4,Twins一比,没有一个能打的。

    昨晚和李秀满也聊了一会,无非就是继续坚持。油管这个视频网站还没有成立,传统媒体主导着明星偶像的曝光率,所以不管是SM,还是寰亚音乐的艺人,其实都受制于人。寰亚音乐还有寰亚集团亚视和成报集团做依靠,傻帽可没有这么幸运。

    至于SM到香江活动,想要得到寰亚的配合,那也简单,他也需要傻帽给寰亚音乐一些压力。

    带着宋玉珍去了寰亚电影和发行部门,发行不说了,反正就是广告宣传,这东西说起来简单,实际操作的专业性很强。他对这个时代的电影宣传一窍不通,也就到了互联网时代,他才有一些经验。比如某个知名作家的电影上映前特意为十几年前的抄袭行为道歉。

    寰亚电影一直缺少一个专业的电影人,所以2002年除了《无间道》,也就拍了几个他没有印象的电影作品,成本还不高。

    焦立辉本人对电影制作不熟悉,所以宁愿钱在账上生锈,也没有乱来,这是贺某人对焦保持信任的原因之一。

    “施小姐你好。”贺正诚在寰亚等来了施南笙,早考虑了很多个人,沟通过多次之后,他还是选择了徐老怪的老婆。

    “贺生……”施楠笙客气道

    “你说寰亚要想在华语电影市场有所作为,我们该做些什么?”贺正诚直接问


 

    “除了北上大陆,寻找机会,没有其他办法。”施楠笙

    电影的质量和投入有非常直接的关系,而电影的投入和电影市场有直接关系,现在香江电影的本土和海外市场收入萎缩,也只有在大陆还能看到希望。

    “但大陆电影院的数量也就2000多个,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进去?”

    “寰亚不是进去了吗?”施楠笙觉得贺正诚明知故问

    “《无间道》是特例。”

    “那就只能等,等到大陆电影市场对香江开放。”

    “那我们现在就不拍电影了?”

    “当然要拍,而且还不能像以前那样粗制滥造……”施楠笙来之前,对贺正诚进行过一番了解,说话很有针对性。

    “如果寰亚每年投入一亿,是拍十部电影好,还是只拍一部电影好?”

    “现在的市场环境,小成本电影的意义不大,但投资5000万的风险已经很大了,投资一个亿,只有寄希望于海外市场。但香江电影要想重新获得海外市场的信任,需要做很多努力。”

    “好莱坞电影周边收入和票房收入相当,有的甚至是两倍票房收入,我们可以在电影周边想办法吗?”

    “很难,不管是亚视还是TVB,都不会在电影版权上投入太多,至于其他DVD版权收入,在华语地区一直都不多。”

    “可是我想让寰亚成为华语电影的中流砥柱。”

    “这……很难……”

    “你看看,这是我们目前的布局。”贺正诚很倾向于她了,给了她一份初略版本的规划方案。

    施楠笙看了看,纸上就一个图,很新颖,从寰亚集团这个名字上引出了很多不同颜色的线,每一根线后面又有不少线条连接。

    这是贺正诚常用的思维导图,用来理清思路,也是后来的打工人在学习工作中广泛使用的一种工具。对贺某这样的普通人来说,效果很显著。

    影视音乐、动画特效、偶像经纪、戏剧创作,传媒电视还有周边游戏,寰亚的布局和迪士尼太像了,施楠笙从中看到了勃勃的野心。原来寰亚是亚视的第三大股东,难怪……

    亚视在2001~2002年给了TVB巨大的冲击,两个现象级的综艺,寰亚的《香江偶像》和他们从欧洲购买版权的《百万富翁》,再加上《流行花园》的火爆,在很长一段时间亚视的收视率都超过了TVB。

    不过游戏是什么鬼东西,影视公司做游戏?施楠笙这次被难住了,下意思的思考起这其中的意义。她想到了东瀛的生化危机,这既是游戏改编电影的成功案例,难道寰亚也想,但隔行如隔山,他真能够做好?

    贺正诚既然敢画出来给她看,自然是有把握,寰亚游戏工作是没有在香江,而是在泡菜国收购了一个团队整合而来的,谷学林因此常驻泡菜国负责开发贺正诚敲定的两款网络游戏,还要培养人才,将香江总部撑起来。

    两款游戏,第一款泡泡堂已经公测,寰亚游戏在大陆选择的合作伙伴是企鹅,是的,西山居的《传奇》,让企鹅很眼红,而这个时候的企鹅,因为用户暴增,成本增加很快,移动梦网带来的收入并不能覆盖成本的上升。

    这时候MIH还是找到了企鹅,想要投资,坚持了几个月,寰亚游戏的泡泡堂完成开发,贺正诚让他们直接找企鹅,缺钱的小马哥联系了MIH。

    顺便说一句,当时渣浪创始人被赶出公司董事会,小马哥或许是有了担心,所以不希望弘毅参与这轮融资。

    可以,当然可以,弘毅不行,寰亚总可以吧。

    于是一番折腾之后,企鹅的股权结构发生了变化,创始人团队55%,弘毅25%,MIH10%,寰亚集团10%。从此以后,企鹅享有寰亚游戏在大陆地区的优先代理权。

企鹅股权的变更,对贺正诚来说没有多少区别,反正还是那样,弘毅和寰亚的区别就大了。不管怎么说,贺某人可是在寰亚集团下了血本,也不知道寰亚集团的未来会不会让他失望。

    从目前来看,寰亚游戏开发的泡泡堂就属于超水平发挥。贺正诚给出了大致的玩法和方向,而且还有参考借鉴的单机游戏。更主要的是,泡泡堂的人物形象被他换成了喜羊羊。

    坐在办公室,让宋玉珍陪着他打游戏,看着电脑上熟悉的图像,他还是感到一丝丝尴尬,嘴上说着不要,身体却很诚实。不要想歪了,他说的是《喜羊羊和灰太狼》。贺某人早就朝这部知名动画片下手了。

    泡泡堂开发完了,赚到钱之后就会继续投入开发《跑跑卡丁车》,而且这款游戏将采用游戏免费,道具收费的模式。游戏人物形象当然还是喜羊羊和他的小伙伴。

    没看过几集动画片,但不妨碍贺某人打造一个成功的IP形象,喜羊羊这样老幼通吃的角色,完全可以走向全世界。

    当然,现在只有游戏,以后的动画片出现魔改也是在所难免,比如说,争取在每集故事中插入一个神话传说或历史典故,如果不够用,那就添加物理化学天文地理等科学常识,还要增加一些传统礼仪知识。

标签:

相关内容推荐:

奶头被吸得又粗又黑 捏住她那未发育完小奶头--地下城
[!--temp.header--]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网文资讯 » 正文

奶头被吸得又粗又黑 捏住她那未发育完小奶头

2021-09-09 10:20:08 | 人围观 | 评论:

  中途将宋玉珍叫了过来,和香江的各路影帝认识一下,这小妞学习汉语有两年了,放慢速度居然可以正常进行口语交流,也是奇了怪了。想想当初,他可是学了十几年,最后还是哑巴英语。

    后来聊了什么闲话,他也不记得了,两人重温旧梦,有了一个非常美好的夜晚。

    李秀满到香江找他,是为了公司后续的发展与合作,寰亚入股傻帽,带来的好处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多,傻帽公司现在推出的偶像也就一个宝儿比较出名,其他偶像组合也就那样,和寰亚推出的F4,Twins一比,没有一个能打的。

    昨晚和李秀满也聊了一会,无非就是继续坚持。油管这个视频网站还没有成立,传统媒体主导着明星偶像的曝光率,所以不管是SM,还是寰亚音乐的艺人,其实都受制于人。寰亚音乐还有寰亚集团亚视和成报集团做依靠,傻帽可没有这么幸运。

    至于SM到香江活动,想要得到寰亚的配合,那也简单,他也需要傻帽给寰亚音乐一些压力。

    带着宋玉珍去了寰亚电影和发行部门,发行不说了,反正就是广告宣传,这东西说起来简单,实际操作的专业性很强。他对这个时代的电影宣传一窍不通,也就到了互联网时代,他才有一些经验。比如某个知名作家的电影上映前特意为十几年前的抄袭行为道歉。

    寰亚电影一直缺少一个专业的电影人,所以2002年除了《无间道》,也就拍了几个他没有印象的电影作品,成本还不高。

    焦立辉本人对电影制作不熟悉,所以宁愿钱在账上生锈,也没有乱来,这是贺某人对焦保持信任的原因之一。

    “施小姐你好。”贺正诚在寰亚等来了施南笙,早考虑了很多个人,沟通过多次之后,他还是选择了徐老怪的老婆。

    “贺生……”施楠笙客气道

    “你说寰亚要想在华语电影市场有所作为,我们该做些什么?”贺正诚直接问


 

    “除了北上大陆,寻找机会,没有其他办法。”施楠笙

    电影的质量和投入有非常直接的关系,而电影的投入和电影市场有直接关系,现在香江电影的本土和海外市场收入萎缩,也只有在大陆还能看到希望。

    “但大陆电影院的数量也就2000多个,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进去?”

    “寰亚不是进去了吗?”施楠笙觉得贺正诚明知故问

    “《无间道》是特例。”

    “那就只能等,等到大陆电影市场对香江开放。”

    “那我们现在就不拍电影了?”

    “当然要拍,而且还不能像以前那样粗制滥造……”施楠笙来之前,对贺正诚进行过一番了解,说话很有针对性。

    “如果寰亚每年投入一亿,是拍十部电影好,还是只拍一部电影好?”

    “现在的市场环境,小成本电影的意义不大,但投资5000万的风险已经很大了,投资一个亿,只有寄希望于海外市场。但香江电影要想重新获得海外市场的信任,需要做很多努力。”

    “好莱坞电影周边收入和票房收入相当,有的甚至是两倍票房收入,我们可以在电影周边想办法吗?”

    “很难,不管是亚视还是TVB,都不会在电影版权上投入太多,至于其他DVD版权收入,在华语地区一直都不多。”

    “可是我想让寰亚成为华语电影的中流砥柱。”

    “这……很难……”

    “你看看,这是我们目前的布局。”贺正诚很倾向于她了,给了她一份初略版本的规划方案。

    施楠笙看了看,纸上就一个图,很新颖,从寰亚集团这个名字上引出了很多不同颜色的线,每一根线后面又有不少线条连接。

    这是贺正诚常用的思维导图,用来理清思路,也是后来的打工人在学习工作中广泛使用的一种工具。对贺某这样的普通人来说,效果很显著。

    影视音乐、动画特效、偶像经纪、戏剧创作,传媒电视还有周边游戏,寰亚的布局和迪士尼太像了,施楠笙从中看到了勃勃的野心。原来寰亚是亚视的第三大股东,难怪……

    亚视在2001~2002年给了TVB巨大的冲击,两个现象级的综艺,寰亚的《香江偶像》和他们从欧洲购买版权的《百万富翁》,再加上《流行花园》的火爆,在很长一段时间亚视的收视率都超过了TVB。

    不过游戏是什么鬼东西,影视公司做游戏?施楠笙这次被难住了,下意思的思考起这其中的意义。她想到了东瀛的生化危机,这既是游戏改编电影的成功案例,难道寰亚也想,但隔行如隔山,他真能够做好?

    贺正诚既然敢画出来给她看,自然是有把握,寰亚游戏工作是没有在香江,而是在泡菜国收购了一个团队整合而来的,谷学林因此常驻泡菜国负责开发贺正诚敲定的两款网络游戏,还要培养人才,将香江总部撑起来。

    两款游戏,第一款泡泡堂已经公测,寰亚游戏在大陆选择的合作伙伴是企鹅,是的,西山居的《传奇》,让企鹅很眼红,而这个时候的企鹅,因为用户暴增,成本增加很快,移动梦网带来的收入并不能覆盖成本的上升。

    这时候MIH还是找到了企鹅,想要投资,坚持了几个月,寰亚游戏的泡泡堂完成开发,贺正诚让他们直接找企鹅,缺钱的小马哥联系了MIH。

    顺便说一句,当时渣浪创始人被赶出公司董事会,小马哥或许是有了担心,所以不希望弘毅参与这轮融资。

    可以,当然可以,弘毅不行,寰亚总可以吧。

    于是一番折腾之后,企鹅的股权结构发生了变化,创始人团队55%,弘毅25%,MIH10%,寰亚集团10%。从此以后,企鹅享有寰亚游戏在大陆地区的优先代理权。

企鹅股权的变更,对贺正诚来说没有多少区别,反正还是那样,弘毅和寰亚的区别就大了。不管怎么说,贺某人可是在寰亚集团下了血本,也不知道寰亚集团的未来会不会让他失望。

    从目前来看,寰亚游戏开发的泡泡堂就属于超水平发挥。贺正诚给出了大致的玩法和方向,而且还有参考借鉴的单机游戏。更主要的是,泡泡堂的人物形象被他换成了喜羊羊。

    坐在办公室,让宋玉珍陪着他打游戏,看着电脑上熟悉的图像,他还是感到一丝丝尴尬,嘴上说着不要,身体却很诚实。不要想歪了,他说的是《喜羊羊和灰太狼》。贺某人早就朝这部知名动画片下手了。

    泡泡堂开发完了,赚到钱之后就会继续投入开发《跑跑卡丁车》,而且这款游戏将采用游戏免费,道具收费的模式。游戏人物形象当然还是喜羊羊和他的小伙伴。

    没看过几集动画片,但不妨碍贺某人打造一个成功的IP形象,喜羊羊这样老幼通吃的角色,完全可以走向全世界。

    当然,现在只有游戏,以后的动画片出现魔改也是在所难免,比如说,争取在每集故事中插入一个神话传说或历史典故,如果不够用,那就添加物理化学天文地理等科学常识,还要增加一些传统礼仪知识。

标签:

相关内容推荐:

[!--temp.footer--]
Top